您當前所在位置:晉江新聞網>>教育頻道>> 教育前言 >>正文

新農科“新”在何處?高等農林教育如何變?

www.hjcobo.live  2019-09-27 16:49  來源:新華網
  

  近年來,新農科與新工科、新醫科、新文科一道成為我國高等教育領域的熱詞。今年6月,《安吉共識——中國新農科建設宣言》發布,正式吹響新農科建設開工號。近日,全國50余所涉農高校掌門人齊聚黑龍江七星農場提出“北大倉行動”,奏響了新農科建設的第二部曲。農林專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很多人可能會疑惑,什么是新農科?為什么要建設新農科?高等農林教育要如何變?

  新農科,究竟“新”在何處?

  在建三江國家農業科技園區,一粒大米從種子到成為餐桌上的米飯,它的前世今生都可以運用信息化的手段查找獲知,通過在農機上安裝角度傳感器,可以實時監控農機的作業質量、作業深度、作業軌跡。如今的北大倉,正在運用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網絡技術,推動農業產業創新升級,為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

  “我們為什么現在亟需建設新農科,這是我們適應全球變化、適應農業現代化發展的需要,是適應我們高等農林教育發展改革的需要。”中國農業大學校長孫其信介紹,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我國農業在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組織方式上發生了深刻變革,這些都對高等農林教育提出了非常迫切的改革需求。

  面對新農業、新鄉村、新農民、新生態這四個新,中國高等農林教育怎么辦,這是新農科建設的核心任務。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表示,今后的高等農林教育要走融合發展之路、多元發展之路、協同發展之路。融合發展不能把專業僅僅窄化為農林院校的傳統專業,要農工結合、農理結合、農醫結合、農文結合。要把原先的一、二、三產業融合起來。

  如何融合?對專業進行供給側改革便是一個關鍵舉措。“不要說新農科就是要新建。”吳巖強調,專業供給側改革要通過“調整、優化、升級、換代、新建”來實現。教育部將研究制定《新農科人才培養引導性專業目錄》,用生物技術、信息技術、工程技術等現代科學技術改造升級現有涉農專業,布局新建智能農業、農業大數據、休閑農業、森林康養、生態修復等新產業新業態急需的新專業,調整淘汰那些不能適應農林產業發展、社會需求變化的老舊專業,因地制宜培育農林特色優勢專業集群。教育部將用三年左右時間建設400個左右國家級一流涉農專業建設點。

  面對新變化,中國農業農村現代化需要的是創新型、復合型、應用型等新型農林人才。吳巖認為,“各個學校不能包打天下,也不必包打天下,也包打不成天下。”每個學校要根據自身的任務和優勢來選擇將哪一類作為人才培養目標,打造人才培養新模式。

  “新農科建設如果沒有新標準的話,那是穿新鞋走老路,那是換湯不換藥。所以我們要求中國特色、世界水平,與世界上最先進的農業教育理念要同頻共振、質量要實質等效、模式和而不同。”要打造“兩金一高”——建立金專、建立金課、建立高地,構建農林教育質量新標準。

  高校邁出探索步伐打造“實驗田”

  “北大倉行動”方案,教育部從八個方面推出新農科建設舉措,除專業優化攻堅行動外,還有新型人才培養行動、課程改革創新行動、實踐基地建設行動、優質師資培育行動、協同育人強化行動、質量標準提升行動、開放合作深化行動。很多涉農高校已經邁上了探索的步伐。

  孫其信介紹,中國農業大學正在組織實施大類培養改革,緊抓一流專業、一流課程建設,并提出建設一流課堂。作為中國農林高校中的排頭兵,農業大學也探索將新農科理念融入農科專業認證標準,與荷蘭、美國、巴西以及“一帶一路”沿線的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印度、新加坡等國的高校探索農科人才培養標準的制定和互認機制。

  扎根西部服務旱區,西北農林大學積極推動按縣域、鄉域建設鄉村振興示范樣板,著力在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過程中強化協同育人,實現人才培養鏈、農業產業鏈、科技推廣鏈的精準對接。在專業布局上,將增設食品營養與健康、智能農業工程等專業,校區聯合開辦城鄉社區管理、農業大數據應用等輔修專業,為推進新農科專業建設先行先試。

  聚焦學科交叉,東北林業大學正在推進生物學、計算機科學、化學等學科與林業工程、林學專業的學科交叉。同時,還將充分發揮帽兒山實驗林場的優勢與功能,深化與全國農林院校合作,建設帽兒山共享實習基地,共享林場優質的自然資源和教育資源,為全國農林專業的野生野外實習和生態文明教育提供有力的支撐,未來還會把林場規劃為現代林業科研示范基地、康養旅游模式示范基地、現代林業高質量經營的示范基地。

  在產學研協同方面,華中農業大學積極探索專業與行業、產業、企業的協同模式,已經形成了科研主導型、企業主導型、政府主導型等人才培養方式。東北農業大學及河北農業大學則以雙創教育為抓手,探索新農科學科專業建設和雙創教育培養新模式。

  如何唱響新農科建設“三部曲”,演好“連續劇”?

  吳巖表示,新農科建設還要啟動第三部曲“北京指南”,發布《新農科建設項目指南》,設立一批新農科研究與實踐項目,從建設理念、專業結構、培養模式、質量提升、發展體系五大部分、二十個方向,全面開啟新農科研究與實踐,讓新農科建設從樣板試驗田成為全面開工的大田耕作。

  在吳巖看來,理念看似虛,實際上最實。四個面向的新農科建設新型人才是什么?國際發展趨勢是什么?改革實踐和探索的重點應該干什么?準確地把握這些理念才能更好地進行引領與創新。在專業結構上,如何對現有涉農產業進行改造升級,新設立的涉農專業怎么具體實施,這些也是需要重點思考的問題。

  針對很多學生實踐能力不足這一問題,吳巖談到,“我們要把農林的實踐教育基地建設當成一個戰略支撐點。”把實踐教育基地變成國家級農業教育共享基地,讓學生在實踐中知農愛農為農。

  “我們現在做的新興專業的探索,一定要讓涉農的企業、行業和科研院所進來,而不能靠自己的想象。”吳巖強調,關門培養不出卓越人才。此次的“北大倉行動”作為新農科建設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曲,不是在一所高校舉辦,而選在一個農場,就是在強調產學研合作、農科教協同。

  同時,農林高校在探索建設新農科過程中也面臨著一些困境。青島農業大學黨委書記李寶篤提到,農科專業有一個不可回避的現實是社會需求量沒有那么大,各個學校承擔的使命和任務不同,東西南北都存在區域差異,他認為,各個大學要發揮自己的優勢,靈活設置專業,把產業需求、市場需求作為辦學的重要依據。

  新農科建設進展還要有定期的評估和自檢。“如果把質量提升做好了,那新農科就是不可限量的。”在介紹課程改革創新行動中,吳巖說到,我們反復強調一個字“難”,要提高所有課程的高階性、創新性、挑戰度。他介紹,在即將出臺的教育新政中,將堅決取消清考,高校要大膽地把畢業率降下來。按時不能畢業的學生,以后也要重新登記交費注冊學習。“我們的課程改革行動要堅決淘汰水課,各種水課的前提是有水師,要讓水課水師無處安身,要讓金課金專隨處可見。”因此,高校教師也要繃緊弦,上好課。吳巖表示,即將出臺的教育新政其中一條便是教師、教授三年不給本科生上課的,必須轉出教學系列。

  吳巖表示,“我們的管理要嚴起來,我們的課和畢業要難起來,學生要忙起來,我們的各項措施要實起來,把高等農林教育人才培養質量實實在在提起來。”讓中國的高等農林教育成為中國的顯學、熱學,讓中國的高等農林教育成為中國青年學子爭相要學的學科。

(郭亞麗)

標簽:農林
責任編輯:張茜茜張茜茜
網友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    昵稱:       
11选5追号追得倾家荡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