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位置:晉江新聞網>>教育頻道>> 小記者天地 >> 優秀習作 >>正文

糖醋排骨

www.hjcobo.live  2019-03-13 14:48  來源:晉江新聞網
  

  我走南闖北吃過各種各樣不同做法的糖醋排骨,可沒有一種,能讓我嘗出熟悉的滋味。

   一、

  從我二年級的時候開始,我和媽媽成為了一家叫做“金時代”快餐店的常客。

  這家快餐店很小,位置也很少。每次一到飯點,矮小的我總是在人群中掙扎著尋找空余的位置,而媽媽瞬間就被淹沒在打飯的人潮之中。而來來往往的熟客們互相打著招呼,嘮嗑幾句家常,自然而然的就有了許多關于老板娘的傳言。流傳最多的版本是她的丈夫窩囊頹廢,嗜酒如命,她不堪其墮落便堅決與丈夫離婚,自己帶著女兒打拼謀生……年紀尚小的我雖然不懂得所謂的“窩囊”到底意味著什么,但“離婚”、“自己帶著女兒”,在孩子敏感的小心思中,卻是再淺顯不過的了。

  莫名的就有一種來自早熟孩子的居高臨下的同情和不解。

  老板娘其實長得很美,有一種復古的氣質。在當時燙大波浪長發的潮流中,她燙了七八十年代的卷花頭,畫著精致的眼線和正紅色的口紅,花色的長裙隨著她慵懶的步伐而擺動。如果我在飯點之前就去快餐店,往往就能看見她倚著收銀臺坐著,來了熟客就微笑著聊上幾句,沒什么客人的時候偶爾會聽見她哼唱著不知名的小調,一改慵懶神色招呼為數不多的員工,檢查菜色或是桌椅擺放。有時也會看見她年長我一歲的女兒過來店里做作業,咋咋呼呼地四處轉悠,一副長官巡視的神氣樣子。

  老板娘和媽媽聊了幾次,無意中知道了我的成績。于是便拉著她女兒的手過來笑瞇瞇地介紹給我,瞪大了雙眼對她女兒小聲呵斥:“你看看你,每天都只知道玩,不好好學習。快跟妹妹學學!”

  我表面上維持乖巧的模樣,心里卻有些飄飄然。然而“別人家的孩子”似乎無論在什么時代都是孩子們共同的敵人。她女兒下一秒就湊近我讓我瞬間破功:“小妹妹,你媽媽會不會炸糖醋排骨哇?我告訴你一個秘密,店里的糖醋排骨都是我媽媽炸的。不過你也別太難過,天天來我們店里吃就好啦!”

  當時我正迷著再次熱播的《還珠格格》,頓時腦補了各種宮斗劇情,腦海中百轉千回想盡招數。然而無奈對方實力太強勁,抓住了我的把柄——

  我最愛吃的糖醋排骨,沒有之一。

   二、

  從小到大我每次被媽媽罵的原因無一例外都是吃飯太慢。而罵的地點就豐富了,不僅是在家里,還有……在外面,比如那家快餐店,我覺的老板娘對于我被罵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有一次媽媽下午有事要早一點去單位,就催我吃快一點。然而那天中午客人實在是太多,排骨的數量又不夠,到我們過去的時候,糖醋排骨只剩下碎末了。沒有了糖醋排骨導致我吃飯速度大大下降,媽媽吃完的時候我碗里還有大半碗米飯。媽媽頓時就火了:“早就跟你說了要吃快一點,你怎么還吃這么慢!”

  我倉皇地抬起頭,支吾著說:“我吃不下了……”

  “幾乎就沒怎么吃,什么吃不下!”媽媽擰著眉,打斷了我的話,聲音大到引來了老板娘。

  “是啊,吃這么慢就留下來幫忙打掃衛生吧!”老板娘依然是一副慵懶的模樣,微瞇著眼睛看著我說。

  因為聽說了糖醋排骨是老板娘自己的獨家手藝,我一直對她懷有一種莫名的敬畏感和親近感——能做出這么美味的糖醋排骨的人,肯定是好人的吧!然而老板娘附和著媽媽的話讓我感到五雷轟頂。怎么會這樣呢?

  在被罵的委屈中,我開始掉眼淚。然而媽媽看到我不僅沒有加快速度吃飯,反而還哭起來了,她更感煩躁。

  “哭什么哭?你就自己留在這邊慢吞吞地吃吧,我先走了!”媽媽迅速拿起包,付完錢轉頭就走出了快餐店。而我畢竟還是年紀尚小的孩子,像是抱著一種被全世界都拋棄的失落感嚎啕大哭。

  “別哭了,快點吃,你媽媽等會就過來帶你啦!”不知何時,老板娘從廚房重新端了一小碟糖醋排骨擺在我面前:“本來這是給我女兒留著的,但是你這么喜歡吃糖醋排骨,這些糖醋排骨給你吃的話,就要趕緊把飯吃完哦!”她笑瞇瞇地看著我,微微俯身摸著我的腦袋。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她畫的眼線,以及她的眼珠子中滿是淚水的我。

  那一刻的感受很難形容。

  像是被颶風席卷了一整夜后萬里無云的天空;像是俊夫即使痛苦彷徨無措最終仍然釋然地擁抱了小瞳;像經歷波折絕望后長谷川陸最終釋然放下日向葵海。

  這種在我最單純的童年中感受到的,來自世界的善意與溫暖,在此后的很多年里我仍然一次次回想起。

   三、

  然而自從爺爺奶奶搬來我們家住之后,廚房終于有了用武之地。剛開始還會惦記著“金時代”糖醋排骨的滋味,纏著讓媽媽去買幾次,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上了初中,忙碌的學業讓我對于糖醋排骨的執念漸漸地就淡了。

  時間一下子就跳躍到了很多很多年后。

  這些年我去過很多城市,說是走南闖北也不為過。

  然而每到一個城市,我總是下意識地去尋找能夠吃到糖醋排骨的飯店。江浙一帶嗜甜,它們的糖醋排骨摻了太多糖,甜的有些發膩;四川重慶一帶卻是無辣不歡,糖醋排骨也自然而然地加上了辣椒一起爆炒,辣椒嗆人,再也沒多余的精力去品味其中屈指可數的甜與酸;奢華的大酒店里一般沒有人會注意這么一道家常小菜,昂貴的價格與裝著糖醋排骨的盤子不成正比,而精致的擺設更是把糖醋排骨擠在了小角落里;尋常的小餐館里倒是有著較為純正的糖醋排骨,但是大部分都撒上了大片芝麻,甜酸甜酸的醬汁淋在糖醋排骨上,味道確實不錯,但總感覺少了那么一點東西……

  記憶中的糖醋排骨并沒有淋上醬汁撒上芝麻,酥脆的外殼不顯油膩,微微帶著的甜酸刺激著味蕾,肉質稍軟又不缺嚼勁讓人一看就食欲大開。

  過年回家的時候路過“金時代”快餐店曾經所在的那條街。原本是那家快餐店所在的店面換成了西餐廳。高檔的裝潢,濃郁的牛排香氣,屈指可數的客人百無聊賴地重復著一次次切割牛排的動作……似乎這條街隨著“金時代”快餐店的搬遷而逐漸走向衰弱,過往行人來去匆匆,再也不駐足在某一家小店門口排起長隊。

  突然就想起某天去“金時代”買糖醋排骨的時候聽見老板娘與某位客人閑聊提起店面要搬遷的事,那時還沒確定時間。本只是一聽而過卻沒放在心上的事,如今卻有種“結局原來是這么早就定下來”的恍惚感。不是沒有試圖去尋找過那家小快餐店,但兜兜轉轉這么多年,站在一個個繁華的路口,卻再也找不到它的位置。

  后來我才明白,有些事即使有心,也抵不過世間變化無常,物是人非。

  大人們往往會驚嘆年幼孩子的記憶力極好,但這種認知常常僅限于“那個孩子從小就能熟背《唐詩三百首》!”“那家的孩子只看過一遍的書過了好久都還能記得清楚!”。大人們不知道的是,孩子們的記憶力極好的另一個體現,在于對世界的初感知。

  比如我至今仍然可以記得,在我幼兒園中班的時候和一個小朋友爭搶一個娃娃,混亂中被推倒在地頭上腫了大包,那一瞬間的委屈和后悔。

  比如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開始學彈鋼琴,因為練習的時候枯燥無味就想盡一切辦法偷懶。等爸媽一出門我就把琴蓋打開,擺好琴譜,接著就打開電視。而一旦聽到鑰匙的聲響就馬上關掉電視,裝模作樣的開始彈琴。然而這點伎倆很快就被識破,發熱的電視機后箱暴露了我。于是我的嘴硬就成了撒謊,怎樣都免不了一頓打——從那個時候開始,在我眼里撒謊和偷懶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它們意味著我將失去一個星期內所有的看電視時間,并且還會被打。

  比如在我尚且懵懂的童年,從“金時代”快餐店老板娘那里所感受到的善意與溫暖。

  光陰如梭,時至今日我已分不清到底是不是我把對那家小快餐店的回憶加上了一層又一層濾鏡,而我懷念的糖醋排骨也可能是因為隔了一整個童年的光陰而顯得格外好吃。

  也許,我懷念的并不是糖醋排骨的味道,而是懷念著童年中我所感受到的善意與溫暖。它們的酸甜刺激著我的味蕾,香氣繚繞在唇齒之間沒入腦海,如此獨特的滋味,輾轉多年我都難以忘懷。

  作者簡介:

  劉燕,筆名淺陽,來自閩南小城,湖北大學文學院漢語言專業本科在讀。

  熱愛文學,熱愛寫作,是樂觀主義夢想家,追求筆下的故事能傳遞溫暖與感動。

標簽:
責任編輯:陳寶英陳寶英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    昵稱:       
11选5追号追得倾家荡产